~产房医生对产妇常说的五大谎言

在特定的交往情境中,有时需要我们说些“善意的谎言”,在产房里面,也是如此,面对孕产妇,我们也会说谎,而经常说的就是下面这些话。

  1,“医生待会儿就会来的”

  这句话是在产妇阵痛的时候,产房里的护士们经常对产妇说的话。

  很多产妇在住进病房后,特别是肚子疼的时候,就开始惊慌起来,生怕自己要生了,希望医生赶紧处理,其实,产妇长时间的疼痛是必须的,只有经过了长时间的疼痛,才能让妈妈产道的大门慢慢打开,让宝宝轻松地通过。一般来说,初产妈妈的宝宝通过妈妈的产道一般需要12个小时到16个小时,而经产的妈妈则需要8个小时到12个小时。在临床上,判断一名孕妇生产可不是以疼痛多少来衡量的,在经过判断之后,我们会说,医生待会儿回来的。产妇有时候只需要的是安慰和忍受。

  2.“你会正常,别担心。”

  很多产妇在头一次生孩子时,都会问,医生,我生孩子的时候,是不是会很失态,大哭大叫,甚至大小便失禁,我可不想那样。针对这样的产妇,我们都会笑着说,你会很正常,别担心。其实呢,对于大多数稚嫩的准妈妈,到了产床上,会像普通的哺乳动物一样,大喊大叫,毫无形象。而诸如尿失禁呢,也很正常,胎儿在产道中下降过程中,会对直肠施加压力,要是直肠内刚好有残留排泄物,就会引起排便。

  不过我们助产士会迅速将排出物清除干净,以确保产妇的下身无菌。所以,感觉尴尬的产妇美眉不用太担心,几乎每个产妇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没有人会介意。

  3,“这个一点都不疼”

  这是产房的医生和护士对产妇们说的最多的谎话了,可是,真实情况是,在产房里,很多检查和治疗都是不适的或者带来疼痛的。如阴道检查、双合诊检查等。

  按肚子,就是给手术后的产妇按子宫底,排除恶露、血块,促进子宫的恢复,如果不进行这种主动的干预,恶露很难自行排出,因此,这是一道十分需要做的诊疗程序。

  不过,按肚子对于刚生产完,身体还很虚弱的产妇来说,的确很疼。按过肚子后,有的还需要打缩宫针,打宫缩针也疼,有时候,痛感低的,刚一吊上宫缩输液瓶,眼泪就哗哗的淌。

  而当我们说“别担心,有点疼”的时候,肯定是比“有点疼”还要多多的疼。

  可是,难道要我们对产妇说实话吗:“下一个检查疼的要命。”产妇还不得嗷的叫起来。

  不过,不用担心,所有的产妇都能承受这些检查,对于生孩子,女性有着异乎常人的忍耐力。这也就是妈妈伟大的原因之一吧。

  4,“你真棒,孩子马上就会出来了。”

  这句话,我们经常是在孕妇生产时候说的,很多时候,当孕妇生产的时候,由于恐惧,疼痛,或者用力不当,孩子就是生不下来,明明只要再是一把劲,就行了,可是,孕妇就是不想再使劲了,有的央求说:“医生,我真的不行了,给我剖了吧。”

  这时,我们恨不得上台替她去使劲儿,可是,我们必须鼓励说:“你真棒,孩子马上就出来了。”

  当我们说,你真棒的时候,真实意思是,你可以做的棒,现在,证明给我们看吧。

  5,“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  产房里不光有好消息,也会有坏消息,这常常是产科医生在告诉产妇坏消息之后说的,当医生这么说的时候,是真心愿意相信一切都会好的——没有人比你的医生更希望你能顺利的生产,但有时候天不遂人愿。

  记得有一次,我们接诊了一位产妇,前3次都是在5个多月的时候,胎死宫内,这回,厄运再次降临到了她身上,当我们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孕妇,孕妇夫妇两个抱头痛哭,我们的在场的医生也都低下了头,好像我们犯了错误。真的,有些疾病就是这样,医生有时真的无力。这时,科主任马老太走了进来,对夫妻两个说:“一切都会好的。” 她走近了那对悲伤的夫妻,抱住了他们。

  是的,一切都会好的。就像在美国医生特鲁多留下的名言,医生的职责就是:“有时去治愈;常常去帮助;总是去安慰。” 作为一个医护工作者,尽管有时候,我们没有能力让患者痊愈,甚至连病情缓解也做不到,但是我们总是要去帮助和安慰病人,尽可能的使患者从身体上、从心理上舒适,看到希望。

  尤其在产房,这样一个生与死连接最近的地方。我们努力着,每个人都在努力着,痛苦着抗拒着死亡,欣喜着迎接新生命的到来,生生不息,汇聚成了人类历史的长河。